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> 光霧夜話 >> 文學藝術

母親山——陽八臺

【2017-04-01】【來源:南江新聞網】【作者:】【字體: 】【顏色: 】【功能:打印 關閉

   在我的家鄉,有一座遠近聞名的大山——陽八臺。

  陽八臺是母親山。在這片土地上出土的石器,把大巴山脈活動的古人類推溯到了5000—9000年以前,大巴山系的蕓蕓眾生從這塊土地上生息繁衍開來。

  《南江縣志》載:縣城東10公里的白鶴村有陽八臺,1977年冬,在山頂開挖相距70米的兩口塘時,出土一批石器、陶器。其中石器36件,有斧、矛、鋤、穿孔器、刮削器、球形和環形飾物等。陶片有:粗繩紋、細繩紋的夾沙灰陶,平行線條紋或劃紋的夾沙紅陶和無紋細泥紅陶。經鑒定,初步確定為新石器時代人類遺物。陽八臺被確定為新石器文化遺址。

  陽八臺出土新石器,是我這個土著居民所親生經歷的事件。上世紀七十年代大興水利,家鄉成百上千群眾起早貪黑,在陽八臺山頂修塘造庫的情景我還依稀記得。那時我還是一個小孩,只記得父母帶著“火燒饃”,早出晚歸,在屋后的陽八臺山頂勞作,嘹亮的勞動號子響徹山野。后來得知,這場修塘造庫運動中,在山頂開挖到表土5米以下時,挖掘出大量石器、陶器、炭核。村民們當時也沒在意,又將這些文物埋入池塘的堤壩內。幸有鄰家哥哥王家術揀了一件磨制石斧,并遞交到縣文化部門,文化部門工作人員一看這件不同尋常的器件,這才將石器、陶片等物清理出來。隨后,在山頂的青石上,還發現有許多石制工具磨礪過的痕跡(后來這石塊也被整塊開鑿搬遷到了縣博物館)。這些發現,引起了四川省文物考古隊的高度重視,通過對這個遺址的現場挖掘,清理出石鋤、石斧、石鑿、石壁、石珠等(磨制)石器以及夾沙灰陶、刻劃紋紅陶、無紋細泥紅陶、炭核等100余件。據考古專家測定,陽八臺原始人群大約生活在距今5000年至9000年以前的新石器時代。

  其實,陽八臺,我再也熟悉不過了。因為從我出生開始,就生活生長在這片崇山峻嶺。特別是孩提時代,陽八臺更是我們一群孩子生活的樂園:放牛、砍柴、割草、拾野菌、辦家家、捉迷藏……歡歡聲笑語無處不在。

  陽八臺是由八脈山巒相聚的一座大山,海拔高度1300余米。山體萬畝青松覆蓋,四季蒼翠如許。相傳遠古時代,南江曾是一片汪洋大海,八條蒼龍潛身黑暗的海底,不見光日。盤古開天辟地,一輪紅日拔地而出,八條蒼龍迎著陽光破海升騰,化著八條山脈,使海水退卻,人類的祖先就在此地以樹葉纏腰,以石頭打制工具,從遠古一步步生息繁衍至今。

  陽八臺歷史悠久,人類活動洋洋上萬年,讓人心動、讓人思索、讓人倍感自豪。然而在中國近代革命史上,紅四方面軍以陽八臺為屏障,書寫了解放南江的光輝一頁。1933年1月25日(臘月三十),紅七十三師在南江縣城東北面、距城20里、海拔千余米的鹿角埡、陽八臺、甑子埡烽火線采取正面佯攻,側面迂回,派精兵攀上陽八臺陡峭絕壁,插入敵人心臟,打響了解放南江的關鍵戰役。2月1日(正月初七),紅七十三師主力部隊從陽八臺、甑子埡出發,直下勢如破竹,奪取縣城。

  記得我們在白鶴村小學讀書時,老師曾帶我們爬上陽八臺山頭,尋找紅軍遺跡,那一條條半人深的戰壕長滿了灌木雜草,老師動人的講解,我們仿佛看到了一隊隊紅軍戰士伏壕痛擊、飛身縱越的身影,紅軍烈士的鮮血灑在了巍巍陽八臺山上,與先祖們一同長眠在這片古老的土地。現雖在縣城工作,回家鄉很少。但每次回家,都要抽空花上一個多小時,攀上屋后陽八臺的山頂。

  “會當凌絕頂,一覽眾山小。”俯瞰蒼茫大地,松濤蕩漾,煙霧裊裊。母親山陽八臺在云霧中時隱時現,她的神秘面紗還等待著我們去揭開,她的故事還等著我們去詮釋。

【編輯:張兵】
98篮球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