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> 光霧夜話 >> 米倉神韻

光霧山 紅葉丹青繪桃源

【2017-04-01】【來源:成都日報】【作者:】【字體: 】【顏色: 】【功能:打印 關閉

 

5.JPG

    鄧崇剛 文/圖

  光霧山位于秦巴山脈腹心,屬于米倉山國家森林公園,屬巴中市南江縣,毗鄰文化名城陜西省漢中,幅員820平方千米,最高海拔2507.6米,境內峰巒疊嶂,林海浩蕩,洞穴幽深、山泉密布,無愧于“峨眉之秀,華山之險,武陵之怪,青城之幽”的評價。

  秋風起,丹青盡染大巴山

  學生時代讀過歐陽修的筆下之“秋”,印象深刻:“其色慘淡,煙霏云斂;其容清明,天高日晶。”光霧山的秋與之全然不同。

  “天之于物,春生秋實”。一到秋季,光霧山便是“山水丹青雜,煙云紫翠浮”。秋之濃烈,常深藏于山,猶如古鎮巷子深處的壇酒醬香。南江之名有一種悠悠然柔情之美,而光霧山卻有一股坦蕩蕩豪邁之氣,這種豪放氣度源自時間與秋風攜手共舞,又漫山遍野地恣意揮毫的魄力。這里山巒重疊、溝壑縱橫,褐色虬枝深深扎根于巖壁之中,而飽滿的色彩則靈動躍然于枝葉之上。每一片山林便是一幀濃烈與秀美疊加的天然畫卷,透著原始與古樸,夾著粗獷與雄渾。

  經過夏季陽光與云霧的浸潤,光霧山上樹林灌木顯得濃密而油亮。當來自北方的風越過秦嶺,這層低調的油亮黛綠開始蛻變,逐漸向高調的熱情烈焰華麗轉身。綠色開始轉向淺黃,淺黃開始變得金黃,接著是深黃、淡紅、大紅、火紅……深秋的光霧山,遠遠一望,儼然是個巨大的調色盤,主色調是大紅,濃烈得像火山口噴出的熾焰;次色調是金黃,耀眼得如雪山頂上怦然而動的日出。

  光霧山的秋,五彩繽紛,濃而不艷,清雅秀逸。山里的秋風時常神秘莫測,重時如飛鷹俯沖,輕時如拂塵拭臺。但往往在人們不經意間,或是一夜之間,山風就能把山頭樹冠點上各種色塊,然后任憑云霧不斷地參和、調制,再繼續任由山風瀟灑揮毫,直到把整片山林渲染成黃色、紅色、橙色……櫸木,深秋將它的葉子點染成金黃、橙色;槭樹,秋風將它的葉子整體地染成中國紅;落葉松,只要十月暖陽微微一露臉,那細細松針就開始幻化成金絲。還有楓樹,還有許多說不上名字的樹種,與厚重的秋色相伴而行。這樣的秋色,不加任何修飾,無需精妙構圖,全然是孩子們的隨心涂鴉,是色塊加水的隨意漫漶,是每一個來到光霧山的人心底封存的天真爛漫的童話世界。

  “巴山一夜風,木葉映天紅”,光霧山分布著國內最大的紅葉群,那片紅葉大約也是中國乃至世界上最有氣質的紅,火紅、品紅、酒紅、褚紅、玫瑰紅、紫紅、金紅,難怪外國的專家稱道這里的紅葉叫“金葉”,光霧山景區叫“金區”。只有在秋季,登高而極目遠眺,我們才能享受到這“天高日晶”下紅葉的視覺盛宴。如果歐陽修來過這里,先生還會說“秋之為狀”“其色慘淡”么?

  然而,只聽“光霧山”之名,我們不難發現這個“金區”如同帝王面容,難得一見“其容清明”。傳說光霧山曾山林茂密、郁郁蔥蔥。據史料記載:秦始皇修阿房宮時,川陜相連的大小巴山成了阿房宮木材的重要來源地,留下無聲無色的模樣,也留下了一個“光木山”的川語罵名。也有神話傳說,千里眼、順風耳兩位神仙發現南江光霧山美景,玉帝得知后,怕眾神仙不安分于天庭而私自下凡,便下圣旨,要嚴守秘密,令霧仙姑把美景關起來。霧仙姑奉旨用紗衣輕輕罩在光霧山上,從此,這里云霧升騰,不分春秋,無論陰晴,日日不絕,讓光霧山從“清明”“日晶”的亮麗美景切換成白茫茫一片的天庭模樣。只是這樣一來,反倒使光霧山變得仙氣繚繞、神秘莫測,讓凡間的人們享受起仙境的神奇與閑逸來。其實,光霧山中的“光”字是四川方言,在普通話里,它是“全”“都”的意思。光霧山因主峰處在雪線之上,長年被云霧遮掩,罕見日光。有時,我寧愿相信這光霧山的得名是玉帝的功勞,而不是自然造化,如此才能讓每一位來這里的人,滿滿地沾染山之靈氣與秋之神韻。

  紅葉纏,十八月潭情綿延

  當地人常說,“九寨看水,光霧看山”,走進山里,未必如此。我在山間行走時,雖然看不到云霧繚繞,卻能領略云霧的溫潤,仿佛從空氣中隨意抓上一把,掌心就能捏出水來。正如當地山歌里唱的:“哥在山中抓把霧,輕輕捏出數滴水;妹在山中唱支歌,甜得滿山細雨飛。”于是在春華秋實的時光荏苒中,在豐盈的秋色覆蓋之下,山間的十八月潭悄無聲息地長成了,像是“長在閨中人未識”的小姑娘。水生瀑、瀑成潭、潭連瀑,秋色映水,瀑潭連珠,紅葉盤旋,景之巧妙,韻之悠長,大凡只有身臨其境,才能真切體會。

  十八月潭,安靜地仰臥在山間密林深處的珍珠溝,長約3.5公里。溪流相連的十八個瀑潭,恍若神造仙成,每個潭形似月桂,大都有一相對映照的瀑布。這再一次讓我覺得,光霧山似乎是天上玉帝的后花園。溯珍珠溝而北上,“夢月”“望月”“追月”“奔月”……聽一聽這潭的名字,便知是仙女下凡。

  歲月以難以預料的方式,在大山里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刻痕。珍珠溝,河床是清一色的花崗石,堅硬如鐵,猶如川陜漢子的性格。褐色的巖石下黏著一簇簇薄薄的青苔,淌著晶瑩剔透的溪水,時而平緩靜謐,時而湍急躁動。大大小小的水潭,似顆顆珍珠綴成的長長珠鏈;沿溝飛瀉的瀑流,是串串珠簾纏在一起搖曳。鏡頭慢曝之下,動態的溪水又悄無聲息地演化成寧靜安詳的潔白蠶絲,一團團纏繞在花崗巖的周圍,又一縷縷斜掛在坡面上,貌似一個個柔情女子舞動雙臂,用玉手浣紗洗塵。水潭深處,紅葉在流水之間形成了一個個漩渦,慢慢地,又圍繞成一顆顆紅心。山巖與水潭,水潭與紅葉,如此纏綿,令人動容。

  此刻,黑色石面上又落滿了紅色、橙色的樹葉,仿佛是來給溪水作陪襯的,又好像是來與溪水爭寵的。歷經一個多月的時光流淌,從樹冠的五彩斑斕,到山野的層林盡染;從枝頭的百媚千嬌,到叢林的萬葉飄丹,光霧山里的紅葉演奏了一曲完美的火紅交響,又跳完了一段被高高托舉又輕輕放下的芭蕾舞蹈,行似舞臺落幕前莊嚴的謝幕。

  “疑是仙境非人間,沉醉花叢不思返。”在山間棧道上慢慢地前行,清流凝飛瀑,銀珠落磐石;秋風潛月潭,紅葉情綿綿。周圍的一切——溪澗、山林、巖石、紅葉,都似乎具有超越自然的力量,把我深深地淹沒在溝壑林間。這般凝重的秋,這樣迷人的秋,把我鎖進了一個根本就不想掙脫的季節。

  道曲折,金戈鐵馬寫春秋

  走進光霧山,歷史遺跡會跟隨著你的腳步接踵而來。米倉古道橫貫光霧山景區南北,通向遠古時代,是由殷代諸侯國“方”(又稱“巴方”)的巴人在夏末商初時開通,距今約3500年,從古巴國(今巴中)出發,越過米倉山北,到達陜西古梁州,后延伸到漢中。米倉古道是“石牛道”(即古蜀道)未開通之前唯一一條川陜通道,又名“巴嶺路”,是我國最早的國道。哦,原來我們一不小心就已經踏進了歷史上的“洪荒”之道。同行者一路打趣:秋日里在古道上駐足凝神,容易“念天地之悠悠”“發思古之幽情”。這話不無道理,我還真顧盼著“古道西風瘦馬”的身影從蜀門秦關而來,然后帶我東探牟陽故城,西訪“寒溪”“截賢”。

  公元前206年冬,漢王劉邦實施“明修棧道,暗度陳倉”的戰略,令韓信動用數萬漢軍和工匠,在今米倉山、香爐山兩山環抱、古木掩映的大壩,修建了一座木石城,地處南鄭牟山之南,故名牟陽城,韓信在此秘密厲兵秣馬,又率十萬漢軍從此走向金戈鐵馬。不過,就在此間,他遭遇一次“信任危機”,負氣離城夜走。蕭何月下策馬急追,寫下一段求賢佳話,也留下了光霧山千古流芳的山水景觀——寒溪河、截賢驛。韓信、蕭何由此別過,竟成永訣。

  三國時期,諸葛亮看中牟陽城,屯糧練兵,把米倉山下的山坳做成天然大糧倉,平坦的大壩響徹蜀軍將士的刺殺吶喊聲。清亮的溪流依舊歡快,而丞相卻憂心忡忡。羽扇輕搖掩不住蜀都的風雨飄搖,而深邃目光卻依舊折射出北定中原的執著鋒芒……終于,丞相按捺不住,毅然率軍出山,這一走便是鞠躬盡瘁,死而后已。

【編輯:張兵】
98篮球网